金融科技:以規范發展推動高效賦能

 “人民銀行正在制定金融科技的發展規劃。目前該發展規劃正在相關部門會簽協調意見,近期能夠出臺。”7月13日,在第四屆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會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司長李偉透露了我國金融科技的最新監管動向。

據悉,此次峰會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和金融城舉辦,國際國內金融監管機構有關負責人以及眾多商業銀行和金融科技行業領袖出席,圍繞金融科技的應用與監管、金融科技如何賦能普惠金融和助推商業銀行轉型升級等問題展開了深入探討。

保障金融安全是底線也是紅線 監管應堅持穩定性與協同性

面對快速發展的金融科技,部分傳統金融機構尚未做好充足準備。與此同時,在一些領域,金融監管存在與技術脫節的問題,監管水平也有待提升。那么,該如何平衡監管效率和科技發展,做到既控制潛在風險又激發創新活力?

“促進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協調發展,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頂層設計至關重要。”李偉表示,正在制定中的金融科技發展規劃,將明確未來幾年金融科技發展的指導思想、原則、發展目標、重點任務以及保障措施,指導金融機構在體制機制、人才隊伍、技術儲備、業務創新等方面前瞻布局、有序推進。此前,人民銀行會同相關部委,在北京、上海、廣州等10個省市開展金融科技應用試點。希望能夠通過試點建立并完善適應金融科技發展的政策措施,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監管沙盒”。

李偉認為,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重要組成部分,發展金融科技要把保障金融安全作為底線和紅線。首先,加強關鍵信息技術的應用管理。研究制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應用的監管規則,對技術架構、安全管理、業務連續性等方面提出管理要求。其次,強化金融信息的安全保護,明確覆蓋金融信息收集、傳輸、銷毀的全周期策略,引導機構加強對金融信息的保護,持續提升民眾對金融信息安全重要性的認知,使其意識到用個人隱私換取些許便利是得不償失的。再次,加強對金融科技創新產品的管理,通過社會公示與行業備案等方式,打造自主自治、行業自律、政府監管協同的金融科技治理格局,預留充足的發展空間。最后,強化金融科技實踐,探索運用自然語言技術分析廣義監管規則,提取文本規則中的量化指標,實現金融監管的數字化、程序化,提升系統性、交叉性金融風險的防范化解能力。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副秘書長楊農認為:“監管應是相對穩定的,甚至可以說是高度穩定的,否則會導致市場主體行為與監管動作的不可預期。實際上,如果監管規則頻繁變動,也可能會誘發風險。”

楊農表示,要在將全部金融業務納入監管的總原則下,創新金融監管新技術。穿透式監管、動態監管、彈性監管、負面清單、監管沙盒等,都是在適應新的金融業態發展情況下探索出的新監管技術。監管科技和金融科技一樣,都建立在數據驅動的基礎之上。把握住其中基本、重要的原則,就能確保中國金融科技未來健康、穩健地發展。

CF40特邀成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張承惠認為,中國監管沙盒已見曙光。在這一過程中,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監管部門應強化協調,避免各自為戰,才能更好地確保監管初衷的實現。

助力破解民營、小微融資難 賦能銀行數字化轉型

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題是當前金融業亟須攻克的“堡壘”。宜信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唐寧表示,債權和股權融資是民營、小微企業獲取資金的主要方式。他認為,一方面,對于少數未來有巨大成長前景的初創企業,其更加適合股權即直接融資。高凈值個人投資者可以通過投資于母基金的方式,實現風險分散、投入到高風險高回報的新經濟領域。在其選擇基金的過程中,大數據、人工智能便能發揮作用,實施抓取不同基金的多維度信息。

另一方面,對于數量更多的其他小微企業而言,債權是更適合的融資方式。當前,小微企業數字化程度越來越高,其數字資產運營信息、交易信息本身就具有重要價值。大數據風控模型可以實時基于這些數字資產提供信用支撐,從而幫助這些小微企業提高融資的可獲得性。

好的數字金融是什么樣的?浙江網商銀行行長金曉龍認為,其應有三個特點。第一,可負擔,即客戶用得起;第二,可獲得,這里指的是大面積可獲得;第三,可持續,小微金融服務的提供方自身是商業可持續的。這三點同時具備,小微金融事業才能健康發展。

除了為民營、小微企業提供資金以外,金融機構還可以提供更大范圍的金融服務,幫助其解決在經營活動中遇到的困難。富國銀行高級副總裁蕭兵認為,科技的發展能夠做到對小微企業生命周期進行數字化管理,未來能將小微貸款嵌入其中,“在貸款之外做貸款”將成為現實。

金融科技在助力破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題的同時,也成為改變金融業競爭格局的重要變量。眾多商業銀行開始運用金融科技創新商業模式,提升營銷、風控和運營能力,拓展服務邊界。

在具體的轉型戰略方面,招商銀行副行長汪建中介紹,招商銀行數字化轉型的目標是打造最佳用戶體驗銀行,具體做法包括四點。第一,從客戶概念轉向用戶概念,重新定義銀行服務的思維;第二,從銀行卡轉向APP,重新定義銀行服務的邊界;第三,從交易思維轉向客戶全旅程服務,不再局限于將產品賣給客戶就完結;第四,從集中轉向開放,在組織架構、企業文化、人才結構各方面重新布局。

平安銀行行長特別助理張小璐在分享自己對銀行數字化轉型的感悟時表示,在轉型過程中,最大的困難在于打破固有思維,直面新事物帶來的恐懼。此外,盡管當前數字化轉型這一概念很時尚,但是不能因為過于關注數字化轉型和數字化賦能而把數字化這個過程變成了主角。每家銀行期望達到的目標不同,具體所處的階段也不一樣,所以在設計數字化底層結構的時候,不可千篇一律,一定要回歸自身最初想達成的愿景。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粵ICP備18017397號
17175游戏大厅梭哈